上海“最牛钉子户”张新国:因1亿拆迁款苦等14年,最终败给现实

在上海松江九亭沪亭北路的马路中央,坐落着一栋三层高的小楼。

说起这座小楼,在全国范围内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甚至被称为中国“最牛钉子户”。

2003年,因为城市建设,政府对该路段进行统一拆迁,作为补偿,每位住户都能拿到丰厚的补偿金。

张新国也是如此,如果拆迁,他将能拿到4套房产和270万元的补偿款。

那个年代,这笔钱不算少,但张新国依旧以补偿太少为由,拒绝拆迁。

他的要求是,补偿自己六栋房产,外加一亿现金,如若不然,自己绝不会同意拆迁。

如此苛刻的要求,政府自然不会同意,多次商议无果,最终决定,修路时绕开张新国的房子。

因此,在沪亭北路,行人们都能看到一道奇特的风景线。

一栋三层小楼,孤零零地横在马路中间,周围车来车往,显得那么地不协调。

十几年来,张新国饱受噪音的苦恼,还要时刻担心在睡梦中被车祸带走。

他曾有几次想要妥协,但为了自身利益,还是生生忍了下来。

如今19年过去了,当年倔强的张新国,现在又过得怎样呢?

我们今天就来聊聊他的故事。

张新国曾经是上海市建设公司的一名员工。

因为工作努力,张新国赚了不少钱,结婚之后,便拿出了自己的积蓄,盖了一座二层小楼。

结婚后不久,夫妻二人生下一儿一女,随着时光的流逝,儿子和女儿也都长大成人。

眼看着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但是儿女并没有独自买房的能力。

于是结婚后,都拖家带口地都住到了张新国的二层小楼里。

虽然房子面积不小,但是突然多了有好几口的人,顿时显得有些拥挤不堪。

因为生活环境狭小,久而久之,家人之间的矛盾越积越深,最后甚至到了无法调解的地步。

张新国知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于是一天,他将所有家人召集在一起,开了一个会。

“我可以把所有的积蓄拿出来,扩大房屋面积,但是装修,需要你们两家人来出!”

女儿和儿子思考后,都欣然应允。

为了扩大居住面积,张新国将旁边邻居的宅基地一并买了下来,也盖上房子,加起来总共有三百平。

并在原有的基础上,加盖了一层。

如此,两层小楼变成了三层小楼。

房子盖起来之后,儿子和女儿一起筹集了十五万元,从内到外将房子装修了一遍。

不仅用上了最好的家具,还在外形上下了不少功夫,完全采用当时最流行的欧式风格。

建造完毕后,时髦的外形,让村子里不少人驻足观看,纷纷夸奖。

“张新国这一大家子,真有能耐!”

居住面积大了,张新国一家自然相处更加和谐,矛盾渐渐地就被磨平了。

为了赚到更多的钱,张新国还将房子的一楼租了出去,每年收到租金,足以应付一家人的生活支出。

如此,工资都可以攒下来,用于其他用途。

慢慢地,一家人的日子越过越好。

但是好景不长,这样的生活并没能持续多长时间,辨别上海市政府的一纸公文给打破了。

2003年,上海出台一项市政建设规划。

规划表明,整个沪亭北路都会被拆迁,然后再由政府统一规划建设。

消息放出后,引来众人一阵欢呼,张新国也是如此。

拆迁自己能获得房屋补贴,还能获得一大笔现金,何乐而不为呢?

自己也已经到了退休的年龄,是时候应该拿一笔钱安享晚年了。

一开始张新国是这样想的,但是等他看到拆迁方案时,立刻就傻眼了。

拆迁补贴并不是按照实际居住面积,而是宅基地面积。

也就是说,张新国虽然盖了三层小楼,但只能按照一层的面积算。

如此,张新国掏空全部继续盖的楼房,和其他人相比并没有优势,拿的钱几乎一样多。

政府之所以这样做,就是为了杜绝违规乱建。

在之前的拆迁工作中,一些人为了多拿补贴款,私自违建,给拆迁工作造成了很大的困扰。

因此,在后续拆迁中,上海市政府才改变了策略。

至于补贴房产,是按照家中人口来的。

张新国只有一儿一女,因此只能分到大中小三套房产,外加一套多子女政策的补贴房。

但是邻居因为有两个儿子,可以分到两大两中两小六套房产。

其中还有个儿子小时候走丢了,依旧可以享受该政策。

这让张新国非常不满,当初自己盖房子,费的心血比其他人都要多。

但如今拆迁,自己却比邻居少分一半房产,自己该上哪说理去呢?

为此,张新国多次找到拆迁部门和开发商。

但都被对方以政策如此,无法改变为由搪塞了过去。

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想到,之前自己购买宅基地,因为手续繁杂,并没有在证书上盖章。

如果自己盖完章,是不是可以分到更多的补偿款呢?

于是他开始四处找关系,先是将自己在住建局的档案提了出来,还将移居外地的老邻居请回做证。

在他的不懈努力下,国土局最终在他的证书上盖了章,根据政策,他的确能多分到一些赔偿款。

但这跟张新国心中的预期,还是差了不少。

他又想起自己手上还有一张老宅基地的证书,于是拿给拆迁办和开发商,想获得更多赔款。

但这次却,被对方直接拒绝了。

因为张新国拿出的这张宅基地证书时间太过久远,是上世纪五十年代颁发的,连自己都有些模糊。

无法证明真伪,自然无法给张新国更多补贴。

听到对方如此说,张新国大为恼火。

这张宅基地证书虽然旧了些,但百分之百是真的,凭什么不给自己补贴呢?

如果你不给我补贴,这拆迁就别想进行下去。

为此,张新国直接大闹签字现场,拒绝在拆迁协议上签字。

要求拆迁办和开发商,补偿自己六栋房产外加一亿拆迁款。

张新国得意洋洋,心想对方为了顾全大局,肯定会同意自己的要求。

却没想到因为自己的做法,彻底被推上了悬崖峭壁,等他想下来的时候,才发现已然不可能。

拆迁办和开发商是什么人?他们什么场面没有见过,张新国的行为,对他们来说就是小巫见大巫。

给出的补偿款已经足够合理,张新国完全就是无理取闹,拆迁办和开发商不可能开这个头。

一旦开了这个头,其他人也会提出无理要求,拆迁办和开发商根本拿不出这么多的补偿款和房产。

因此在多次劝说无果下,他们最终做出决定。

绕开张新国的房产,不再进行拆迁,而是直接进行建设,这下轮到张新国傻眼了。

拆迁完成后,政府在这里建了一条公路。

本来想建设四车道,却因为张新国房产的问题,只能建设两车道。

这里是上海市的交通要道,每天车流量非常大,双车道根本不够,每到高峰期就会堵车。

道路车来车往,嘈杂声、鸣笛声,噪音几乎二十四小时不间断,吵得张新国一家不胜其烦。

除此之外,张新国一家还要面对突发情况,躲避随时都有可能到来的车祸。

要知道,房子建在公路上,一旦有车速度太快,躲闪不及,随时可能冲进他们家中。

有一次,一家人正在吃饭,一辆大货车直接撞在他们墙上,将整个房子撞出一个大窟窿。

张新国一家猝不及防,被吓了一大跳,气上心头,直接将对方告上法庭。

但在法庭上,司机不但不认为自己有错,反而指责张新国一家将房子建在公路上,对行车造成阻碍。

虽然张新国最终拿到了赔偿,但打官司却让他心力交瘁,且这样的事情,他不止遇到一次。

家人每天都在担惊受怕过日子,岳母甚至因长期受惊吓,在一个夜晚突发心脏病去世。

看着老人的遗体,张新国心中升起一股无力感。

此时他才第一次意识到,自己所作所为是不是错了。

不过自己当年同意拆迁方案,也许岳母就不会死,他们一家也不用遭受如此磨难。

悔恨之意,在张新国心中悄然升起。

直到2016年,新上任的拆迁办主任陆辉找上了他。

路辉知道张新国是个倔脾气,不过自己一上来就和他谈拆迁的事,他肯定会摇头拒绝。

因此,陆辉决定采取迂回政策,对拆迁问题闭口不谈,只关心张新国的生活问题。

此时张新国的家庭已经到了极限,因为生活环境差,家里无时无刻不在发生战争。

几家人相互指责,已经到了反目成仇的边缘。

因此,那段时间张新国非常苦恼,此时陆辉出现在他面前,相当于是他的救命稻草。

随着两个人的接触,很快便成为了好朋友。

一次外出,陆辉试探性询问张新国拆迁的问题,张新国听闻后,果然大怒。

但陆辉并没有放弃,而是跟他摆事实讲道理。

“你现在生活条件什么样,心里不清楚吗?”

“你再这样下去,别说拆迁,你连家都快没了!”

“你放心,如果你同意拆迁,当年承诺的拆迁款和房产,一个不少的全补给你!”

其实张新国心中早有悔意,只是面子上抹不开。陆辉给了他个台阶,他立马就顺着下来了。

最终,张新国同意了拆迁要求。

在同意的那一刻,张新国心中显得无比轻松,十几年的疙瘩,现在终于能放下了。

2017年,张新国在沪亭北路的房子轰然倒塌,随之而来的,是一条崭新的四车道公路。

而张新国和家人,终于能住进敞亮的新房子里,再也不用为生活的琐事而吵架了。

手里还拿到了270万赔偿款,足够他养老了。

这场维持了十四年的闹剧,终于落下了帷幕。

其实张新国还是挺亏的,现在的270万,和当年的270万完全不能同日而语。

当年上海市中心一套百平米的房子,价格还不到百万,这些钱足以买上三套。

而如今市中心的房子,早已涨到千万,这些钱,也就购买一栋房子的四分之一。

除此之外,因为最后拆迁,好的房型早已被别人挑干净,张新国只能挑别人挑剩下的。

苦等了十四年,不仅没有捞到好处,反而栽了个大跟头,张新国这又是何苦呢?

但此时张新国的心中有没有怨念,毕竟十四年的坚持,已经让他心力交瘁。

只要能够拆迁,吃点亏又能怎么着呢?

其实也能体会当年张新国的心情,毕竟他盖房子,付出了比别人更多的心血。

但是在分房产时,却比别人分得更少,巨大的心理落差,让张新国一时间无法接受。

也正是这种想法,酿成了最终的苦果。

其实在生活中,我们无跟别人攀比,一旦在攀比中失去理智,最终吃亏的还是自己。

只有搞清楚自己想要什么,知足常乐,才能真正体会到生活中的乐趣。

#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