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缉犯“红桃五”潜逃16年,成寺庙主持敛财70万,被香客一眼认出

2001年,广州一男子犯下杀人案后四处逃窜,警方一直未曾找到男子踪迹。

警方为此特地制作了通缉令,男子的代号则是“红桃五”,希望人民群众能尽快识别藏匿于人群中的凶手。

斗转星移16年过去了,随着科技的发展,很多从前的悬案都已告破,真凶早已被警方抓获伏法。

而这“红桃五”却始终没有任何踪迹,通缉令上清晰地刊印了男子的照片,为何男子能藏匿这么多年?

直到2017年,一位广州的香客去往了江苏一家寺庙上香,寺庙里的主持引起了他的注意。

这位受人敬仰的主持竟跟通缉令上的“红桃五”非常相似。

可是一个是穷凶极恶的通缉犯,一个是德高望重远近闻名的主持高僧,这截然不同的身份怎会是一个人吗?

香客回到广州后越想越不对劲,便将此事报告给了当地的警察。

警方得知此事后立即展开了调查,到底这高僧和“红桃五”只是样貌恰巧相似,还是本就是一人?

警方准备去一探究竟,可就在警车围满了寺庙,这位主持的屋子内却早已人去楼空。

主持的逃窜加上和寺庙里的僧人的比对,警方证实了他就是逃窜了16年的“红桃五”。

可当初在广州犯下杀人案的通缉犯,是怎么躲过重重追查,来到江苏成为一位“得道高僧”?

警方最后是否将这位道貌岸然的通缉犯抓捕归案呢?

天生反骨,埋下祸患

“红桃五”本名力天佑,1977年出生于江苏宿迁农村。

虽然生在民风淳朴的农村,但他的性格却不像村里人那样忠厚老实,经常会和村子里的伙伴们捣蛋,一言不合还会对小伙伴们大打出手。

而他的父亲作为农民,每天忙活庄稼都累够呛,哪有空管教这个孩子。

每次听到邻居告状,他就会拿起家里的扫帚狠狠抽打孩子,棍棒教育在那个时代是很常见,人们普遍不觉得这种方式有错。

但他们不知道的是,幼时便灌输给孩子以暴制暴的想法,带来的将会是后患无穷。

力天佑因为成绩太差又有暴力倾向,在学校里很不受老师和同学们待见,都跟一些校外人士混在一起。

而这在父亲看来更是不务正业,父子俩三天两头就要大吵一架,一旁的母亲总是劝不住。

等到初中毕业后,力天佑决定离开这个破败的家庭。

他选择了繁华的大都市广州,那里是众多打工人士的首选,力天佑决定在这里闯荡一番作为,势必要父亲对自己刮目相看。

然而真等力天佑站到了广州这片土地上,没有学历、一技之长的他,只能在厂里干一些力气活。

因为不服管教,他经常会跟厂里的小领导起冲突,往往工作几个月就要换一家工厂。

在广州打工的十年里他赚来的钱只够自己,逢年过节也很少回家。

虽然钱没赚到,但他却养成了一身的臭毛病,抽烟喝酒甚至还要去娱乐场所潇洒。

2001年24岁的力天佑,在娱乐场所认识了一位女子翁某,两人干柴烈火,很快发展为情侣关系。

翁某也是外来务工人员,每天下班后和男友腻在一起吃喝玩乐,好不潇洒。

但很快两人手头的钱就挥霍得差不多了,面对这种情况两人没有想着好好赚钱,而是将目光盯到了翁某的房东身上。

翁某告诉男友房东是个老色鬼,在租房的时候经常对她动手动脚,据她观察那老头要好几套房出租手头应该有不少钱。

力天佑听女友这么一说,顿时计上心头,何不利用房东好色的特性来敲诈一笔呢。

他立马联系了室友耿某胡某,这两人都跟他一样是混日子的,一看有利可图便策划了一起抢劫案。

策划抢劫致房东死亡

2002年元旦过后的一天晚上,力天佑和两个室友躲在女友家中,正等着肥羊的到来。

早在半小时前,翁某就以热水器坏了为由打电话给房东卢某,房东卢某早就看上了这个年轻的租客,一听就赶紧往出租房内赶去。

等走到楼下时,发现翁某正在等自己,看到她身上穿着单薄心中更是心动。

卢某跟着女子进了屋,正准备往卫生间走去时,却突然被人抱住了身体,一看这屋子里竟蹿出来两个男子。

两个男子控制着他的手脚,待反应过来正准备呼救时力天佑出现了,用毛巾狠狠堵住了他的嘴。

卢某瞬间明白了现在的处境,他这是着了女子的算计。

他嘴里呜呜叫着,想求他们放过自己,可力天佑等人不由分说上去就一顿拳打脚踢,渐渐地卢某疼痛难忍再发不出声音,也停止了挣扎。

力天佑上前搜刮起来,他在卢某身上搜到了一部手机、钱包、还有金项链等等。

几个年轻人兴奋极了,他们准备再问问老东西家中是否还有东西,可这时他们才发现躺在地上的卢某早已停止了呼吸。

刚刚还很兴奋的几人如遭雷击,他们只是想从这老头身上捞一笔过个好年,怎么就成了杀人犯了?
翁某作为女子吓得哇哇大哭,耿某、胡某更是呆愣当场不知所措,力天佑是最先反应过来的。

他将钱包里的现金分给了三人,商议在没人发现前赶紧逃命,就当从来没在这里出现过。

耿某、胡某当即回到租房内收拾东西,抹去一切存在痕迹,四个人按照约定好的逃窜开来。

出租房内只有卢某的尸体静静躺在地上,昭示着屋内曾发生过怎样的暴行。

第二天,卢某的家人发现了他一夜未归,便主动去往了出租房内寻找,但一打开房门却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卢某被捆绑着躺在地上,浑身都是淤青,早已没有了生命体征,而这屋内的租户早已人去楼空。

卢某家人赶紧报了警,希望警方帮忙调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何卢某会被殴打致死。

警方第一时间询问了街坊四邻,得知了昨晚这租屋内居住的女子,曾带着男友和另外两个男子回来,半夜时还听到了不小的动静,但因为半夜人困马乏也没人起来查看情况。

警方根据这些线索立即锁定了租户翁某、力天佑、耿某、胡某等人。

在警方的部署下,翁某、耿某、胡某都被一一抓获,他们当即对绑架勒索一事供认不讳,纷纷表示他们只是图钱财,并没有真正想害死卢某。

而此时力天佑还并未被抓获,三人为了自保将所有罪责都推倒力天佑身上,称力天佑才是整起案件的主导者,他也拿走了最多的钱财。

对于这种狗咬狗的行径警方早已习以为常,卢某的死亡这四人都有责任,都应该得到制裁。

当务之急是要赶紧将力天佑抓捕归案,可这力天佑十分狡猾,番禺地区竟找不到他的一丝踪迹。

为逃亡遁入空门

其实,力天佑相比三人毫无章法地逃窜,早已做了十足的准备,他带着几千元现金来到了火车站。

2002年时,火车等交通实名制没有这么严格,更有不少人会假装送站趁机溜上火车并逃票。

事发当夜,力天佑就赶紧来到了火车站,他混上了最早一班火车离开了广州。

等到火车驶离广州后他选在了中途下车,再在当地转坐大巴车,他的反刑侦意识很强。

后来他通过辗转多种交通工具离开了广东省,但始终没有放松警惕。

他特地买了一身衣服乔装打扮,甚至还曾在附近商店里买假发,用那种女性化妆的深色粉霜,涂黑皮肤。

这一路上的花费自然不小,全靠着他从卢某那抢来的几千元钱才得以支撑。

在那个年代几千元无疑是笔巨款,够他用上好一阵子,但他太害怕被发现往往在一个城市没多久,就会逃匿到其他城市。

很快这身上的钱都花完了,力天佑将卢某的金戒指卖了,虽然换来了钱财但心中却并未踏实。

他现在是逃犯根本没法赚钱,难道要这样躲藏一辈子无处安身吗?他受够了这种风餐露宿的日子。

很快他就想到了一个办法,他曾看到有僧人在街头化缘,有时他们还会露宿室外,他决定混到寺庙里藏身。

他伪装成流浪汉来到了最近的寺庙门口,等到被僧人发现请到寺庙内安置,他开始了精湛的表演。

力天佑声称自己是生意失败的商人,妻儿都离他而去,万念俱灰下才成为了流浪汉。

他多次表示有求死的念头,迷迷糊糊竟然来到了寺庙,希望能得大师指点。

善良的方丈决定收留并帮助他,在寺庙的那段时间力天佑装的一心向佛,没多久就请求方丈帮他剃度出家。

等学习掌握了一些佛法后,他以想要外出游历为由离开了寺庙。

但其实他是不敢在一个地方逗留太久,害怕被发现踪迹,他一路在乡村的路上化缘。

碰到一些丧事时,还会为死者念经超度,在外人看来这个僧人一心向佛,但谁也不知道在僧袍之下却掩藏着个逃犯。

2011年,已经用僧人身份生活了将近十年的力天佑在别人的帮助下,办了一张假身份证化身杨某,他以假身份证获取了僧人的戒牒。

戒牒是由佛家专门的机构发放,对僧人一种身份的认可,也算是一种身份证明。

拿到假身份和戒牒的力天佑,心中总算踏实了下来,这十年间他辗转了多间寺庙。

现在也该安定下来了,他改名换姓后来到了江苏宿迁泗洪县一个寺庙。

这个地方离他老家只有不到一小时的车程,他坚信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

在这里他开始大展拳脚,这些年来他除了研读佛法,还学了一些推拿等技术,很快在寺庙里就混得风生水起。

寺庙高僧竟是通缉犯

2014年在老主持去世后,他被推举成为了新一任主持,逃犯竟成了受人敬仰的“开勇大师”,这实在是讽刺。

力天佑在成为主持后将寺庙办得如火如荼,寺庙里的来往香客络绎不绝,而这捐赠的香火钱大多都落入了他的手中,虽然受佛法熏陶多年,但他仍然难改贪婪本色。

难道就要任由这逃犯藏匿人群中,继续疯狂敛财吗?

还好经过多年的发展,我国刑侦技术越来越先进,这些陈年旧案都被拿出来重新调查。

2012年4月,广州警方向社会发布“扑克牌通缉令”,这副特殊的扑克牌中力天佑的名字就在其中,而他的代号则是“红桃五”。

只要有人能帮助警方抓捕到这些逃犯,就能获得赏金。

都说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可这通缉令下去几年却都没有力天佑的消息,他是如何做到完全销声匿迹的,警方困惑不已。

警方不知道的是,力天佑一直在关注警方动向,当得知通缉令被发布后,他更加小心谨慎。

寺庙里的僧人都不问世事,很少关注到外界发生了什么。

力天佑在成为主持后更是严加管教弟子,但作为主持他每天都要接触很多香客。

为了避免被发现,他在传授佛法时禁止香客带手机,声称在这里拍照是对佛祖的不敬。

很多香客在结束后想跟开勇大师合照,力天佑便在拍照时故意作出虔诚的姿势,实则是想用袈裟来挡住自己的脸庞。

这些年来,力天佑靠着高僧的形象引来了全国各地的香客,他也通过侵吞香油钱赚得盆满钵满。

但福兮祸所依,这些全国各地的香客中,就有一位来自番禺地区的中年男子。

这位男子于2017年底,前往江苏寺庙内上香,当他看到大师的那一刻总觉得很是熟悉。

他不禁想到了多年前在广州广为传播的扑克通缉令,他和这“红桃五”实在是太像了。

等到回到广州后他依然惦记此事,便决定将此事报给警方,由他们来调查清楚。

广州警方当即联系了江苏当地的警方,然而当警车鸣笛前往寺庙时,力天佑也早已逃之夭夭,在他的房间内警方发现了大量没来得及带走的现金。

然而,这次力天佑再没能逃脱,他的踪影被当地无处不在的监控拍下,警方与2018年1月1号正式将其抓捕归案。

此时距他逃亡生活已经过去了16年,警方通过反复查问终于让他承认了罪行。

警方调查出他当主持的这些年敛财了将近70万元,加上多年前的杀人罪行,数罪并罚等待他的将是法律的制裁。

其实,一开始面对警方的问话,力天佑极不配合口中总会念念有词,诸如“我佛慈悲”等佛家用语。

这十几年来他为了蒙骗世人身穿袈裟装作高僧,显然连他自己都深信不疑了,还以为自己是身居庙宇的“开勇大师”。

但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他并不是得道高僧,终将为多年前的罪恶付出代价。